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国内新闻

云铜集团成立20周年丨搏浪激流二十载 而今扬帆再起航

发布时间:2016-12-27

“从天南铜都起航,沐浴青铜文明的荣光……我们是奋进的拓荒牛,肩并肩,手挽手,汇聚无穷的力量……”耳旁悠扬的歌声,唱出了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20年的真实写照。
  云铜集团诞生于我国西南边陲的富饶土地,这里孕育了3000多年的青铜文明,支撑了中国古代200多年的制币用铜,被誉为我国的“天南铜都”。云铜组建前身的“四矿一厂”(原东川矿务局、易门矿务局、大姚铜矿、牟定铜矿和云南冶炼厂)始于国家“一五”计划的156个重点项目,1996年,经云南省政府和原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批准,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20年过去了,今天的云铜集团,已从组建初期的年产电铜9万吨、总资产36亿元,发展到电铜产能60万吨,资产417.05亿元,2016年预计可实现营业收入655亿元,利润3亿元。
  集团拥有中大型铜矿山11座,保有铜资源900多万吨,全资及控股企业94家,业务覆盖全球铜金属探、采、选、冶、加工等领域,涉猎锌、钛、钼、磷、金、银、铂、钯等多种金属和多个行业。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云铜集团及下属企业见证了中国铜工业的发展历程,创造了我国铜工业一段段靓丽神话。
  今年,云铜集团迎来了20周岁华诞。回首历史,从轰轰烈烈的“万人探矿”拉开序幕,云铜经历了破产、重组、改革、进步,云铜人,在改革与创新的浪潮中,突破自我,涅盘重生,奋勇向前,让拥有60多年历史的老企业“老树发了新芽”,让年轻的云铜撑起了中国铜工业的半边天。
  是何种精神和文化推动着企业前行,让企业死而复生?记者走进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从代表性的几个企业中寻找云铜历史的脚印,探寻他们从改革创新中开辟的云铜路,揭秘国有企业责任与担当的动力之源。
  改革——凤凰涅盘
  云铜人有股子劲儿,是追求梦想不服输的劲儿。
  回看历史,一路走来,云铜的发展并非总是坦途,而面对困境,云铜人却通过一次次改革改制让企业起死回生,展现了一幕幕绝境重生、转危为安的场景。
  1996年4月25日,距今20年。4家资源濒临枯竭的矿山企业和一家老冶炼企业共同组建了云铜集团,那时候云铜的资产只有36亿元。云铜的成立,虽然实现了对云南省铜业资产的整合,但由于沉重的企业负担,却并没有达到“1+1>2”的实效。
  1998年6月2日,对于云铜而言,是个特殊的日子。在那个“改革改制”还是时髦名词的时代,“云南铜业”在深圳股票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云铜集团下属云铜股份公司一次性募集资金7.43亿元,成为云南省上市公司中融资速度最快、募集资金最多的公司。
  那时候,许多人不理解,上市有风险,为什么一定要上市?但事实证明,在云南铜业上市的3年间,共筹集了14亿元资金,这14亿元,在云铜组建初期最艰难的几年时间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成为了企业抵御市场风险的重要保障和未来发展的基础。随后,云铜集团下属的9个单位政策性关闭破产,重组了6个新公司,结束了国有工厂制的传统模式。
  2007年,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中国铝业公司就重组云南铜业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铝公司入主云铜集团,这不仅给云铜发展带来了坚实的后盾,还为云铜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依托中铝公司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强大的融资能力,重组后的云铜集团资源获取能力和资本市场融资能力大大提高,而中铝公司的海内外铜矿资源,也解决了云铜的资源瓶颈问题,提高了资源自给率和抵御市场风险能力。
  云铜的发展走过许多弯路,是云铜人改革的勇气和实践助其渡过难关。我们不妨在云铜悠悠历史长河中,以其下属云南金沙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沙矿业公司)为实例,来体会云铜如何能够一次次涅盘重生。
  金沙矿业是原东川矿务局破产后,在2001年组建的新企业,两次濒临死亡,最终通过大刀阔斧地引入民营经济体制改革,成功实现绝境重生,走出了一条国企脱困自救、企业全面改革的成功之路。
  1952年,经周恩来总理批准的国家“一五”计划的156个重点项目建设拉开帷幕,作为其中之一的东川矿务局由此诞生。此后,在东川矿务局投产的40年间,总计生产精矿含铜48万吨,精矿含银150吨,为我国国防建设、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矿务局所在地东川亦被誉为海内外的有色金属骄子——我国西南边陲崛起的铜都。
  但世事难料。“谁也想不到一个硕大的国企、一个铁饭碗,怎么说没就没了” 。
  2001年,由于已探明的资源枯竭、社会负担沉重、生产经营困难,加之市场持续低迷等诸多因素,东川矿务局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被迫关闭破产,陷入了让所有东川人都刻骨铭心的那段“万人下岗,万人上访”的悲情岁月。
  2000年11月,云铜集团注资2000万元,在关闭破产的废墟上重组了金沙矿业公司。创立之初,金沙矿业公司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由于复杂敏感的遗留问题和体制、机制的原因,一度“穿新鞋,走老路”,出现了严重的亏损,濒临再次破产的边缘。
  为了生存,为了尊严,为了养育东川几辈人共同的矿山,金沙人没有退缩,不惜倾家荡产挽救企业,开始了一场壮士断腕的改革之战。
  2001年10月31日,金沙矿业公司70余位高中层领导和员工在东川电力宾馆召开了一场触及人灵魂的大讨论,讨论提出了“法人实体、市场机制、风险抵押、全奖全赔”的十六字生产经营方针,痛下决心破除多年来计划经济体制下存在的弊端,把先进的管理思想、管理理念和民营机制吸收并引进企业,对企业进行改造、嫁接。
  一场“精细化管理”的运动就此拉开。改革组织结构、改革生产方法、改变生产工艺,打破计划经济管理模式,彻底破除职工全民所有制身份,各公司实施独立法人治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十六字方针”吃透了矿山的实情,它的实施使弥漫着浓厚计划经济色彩的企业脱胎换骨,改变了金沙人的观念,实现了与市场真正接轨。金沙矿业公司重现生机。
  资源是矿山企业的“根”。面对已探明的矿产资源枯竭,资源问题成了最大的瓶颈。探明藏在矿山深处的资源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探明后的开采工程更需雄厚的资金支撑,可云铜集团注资的2000万元资金已所剩无几,怎么办?
  只剩最后的一点点积蓄的矿山企业和员工一致选择:冒险、投入,哪怕倾家荡产!
  金沙矿业公司下属的汤丹矿业是那时最为积弊深重的一个,但却是将民营机制最先引入的企业,他们大胆地把民营机制的活力和国有矿山的资源技术优势有机整合,实现了第一个全员参股的股份制改造。1650片区的开拓非常艰难,在没有资金情况下,职工筹集入股240万股本金,让1650片区的职工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虽然每月仅拿三四百工资,但没有一个人有怨言。正是这种团队精神帮助汤丹走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旅途。2007年,金沙矿业公司实行全员参股,在实践国营、民营的合作机制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2008年金融危机,由于机制灵活,金沙矿业公司是云铜集团中率先冲出阴霾,扭亏为盈的企业之一。事实上,这一次改革是金沙矿业公司能够走到今天的前提,而民营机制的引入则打破了“新鞋老路”的魔咒,在东川原本满目疮痍的废墟上,趟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
  回首看当年组成云铜集团的五大元老企业“四矿一厂”,无一不经历曾濒临破产的绝境,然而他们都在改革中凤凰涅盘,这仅是云铜发展中的一段缩影。可以说,改革是云铜浴火重生的关键,没有改革,就没有现在的云铜集团,而云铜人的这股子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大刀阔斧改革改制的决心,今天已成为“励精图治 创新求强”“云铜精神”的一个重要内涵。
  创新——革故鼎新
  云铜人对科技总是情有独钟。
  “富氧顶吹铜熔池熔炼技术(艾萨炉技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难处理氧化铜矿资源高效选冶新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赤峰云铜双炉粗铜连续吹炼工艺技术入选联合国全球契约中国网络主办的“中国十大绿色技术创新成果”;铸铜转子在欧洲国际发明展获得了最高金奖——“GENIUS Cup”国际发明金奖;“铜冶炼行业低浓度二氧化硫废气治理及设备”获得国家环保总局颁发的环境保护科学技术三等奖……
  荣誉绝非偶然,成绩折射出一种精神。
  作为我国铜工业重要的国有企业之一,云铜集团承担着国家科技进步的责任,肩负着行业发展的重担。20年来,云铜始终坚持集科研生产为一体的管理机制和发展模式,把技术创新和科技发展视为公司生存与发展的第一要务,坚持实施科技兴企战略,在科技创新上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突破,使矿山采选、铜冶炼和节能减排技术达到国内外先进水平。
  围绕主产业链技术的进步需要,云铜进一步整合优化集团内部科技资源,持续完善创新体系建设,加强研发基础条件平台建设,创新人才培养,设立了4个研究院和2个研究所,以及五级工程师制等技术培育和人才培养平台,实现了每年科技创新项目达百余项,仅集团下属冶炼加工总厂在科技创新方面获得的省部级及以上科技奖励就达30余项。
  艾萨炉工艺技术,作为云铜科技创新的典型,是云铜人的骄傲。目前,云铜集团昆鹏冶炼厂、楚雄滇中冶炼厂都采用了艾萨炉工艺,甚至在遥远的赞比亚谦比希25万吨铜冶炼厂也同样有艾萨炉的影子。
  时间回溯到2005年5月9日,在云铜艾萨炉出生地冶炼加工总厂的艾萨炉安全运行2周年时,澳大利亚芒特艾萨矿业公司火法冶金商业部经理菲利普·亚瑟发来贺电说:“你们的工厂已经成为铜冶炼现代化的典范——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全球范围内。”
  11年后的今天,当记者走进冶炼加工总厂时,还能感觉到职工们对艾萨炉的钟情,那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情感和自豪。甚至迄今为止,艾萨炉工艺仍是冶炼行业里最为先进的技术工艺之一。而十几年前,当冶炼加工总厂面临环保、能耗、成本等诸多问题时,若不是拿下了艾萨炉这个“大家伙”,谁也不敢肯定总厂还能存活多久。
  1999年,随着时代的进步,以及原材料结构的变化,冶炼加工总厂的原工艺早已无法满足生产需求,工艺流程能耗高、电费及加工费高、环境污染严重、前后生产工序能力不配套等弊端逐渐显现。面对这种情形,云铜意识到:总厂的技改势在必行。
  2000年7月,艾萨炉火法系统技术改造工程正式动工,项目的资金管理、设备采购、工程施工、项目监理和竣工验收等各个环节均严格按照原国家经贸委的要求实施。2002年5月9日,艾萨炉正式点火启动。经一年的试生产,事实证明艾萨炉的投资效益明显,运行效果良好,技术和装备水平达到世界先进,技改取得全面成功。
  至此,投资7亿元引进的世界先进艾萨炉工艺技术,创下了历史上占地面积最小、体积最大、锅炉结构最复杂、建设周期最短、达产时间最短等6项世界第一。艾萨炉的建成,使总厂乃至云铜集团的冶炼技术、生产规模、经济效益、污染治理一跃进入世界先进水平,跨入了国内一流、国际先进的行列。被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称为“中国铜工业技术改造成功的典范”,被国家环保总局誉为“中国铜冶炼厂清洁生产的典范”,而艾萨炉技术的输出方澳大利亚MIM公司则把云铜作为其推广艾萨技术的经典案例。
  事实上,艾萨炉技术改造的成功不仅实现了总厂从逆境翻身,还为云铜培养出了一大批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优秀技术人才和先进管理理念。据了解,目前云铜很大一批技术骨干,都是这次技改后成长起来的。
  原冶炼加工总厂精炼分厂厂长杨涛就是他们中的一个。2002年,杨涛受命带领20多名技术骨干前往澳大利亚,学习艾萨炉开炉技术,回国后,他又带领团队攻克艾萨炉投产初期遇到的下料量低、作业率低、故障率高等问题,不断优化改进艾萨炉等设备的工艺操作,创造了一次性开炉成功、艾萨炉第一炉期28个月等多项纪录,2014年12月,杨涛荣获“中华技能大奖”荣誉称号。
  其实,艾萨炉只是云铜的科技创新项目中的冰山一角。
  入选联合国全球契约中国网络主办的“中国十大绿色技术创新成果”的赤峰云铜自主研发的双炉粗铜连续吹炼工艺技术,彻底解决了传统PS转炉工艺存在的烟气、烟尘、废热逸散等低空污染难题,并通过利用余热降低成本,不仅改善了作业环境,节能环保等方面的效益也极为显着,各项工艺技术指标均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今年12月1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第四届中国工业大奖发布会上,该技术又获得中国工业大奖提名奖。
  获得“GENIUS Cup”国际发明金奖的云铜铸铜转子,“终结”了中国纯铜压铸依赖国外的局面,开启了中国纯铜压铸新纪元。2013年实现工业化生产以来,订单量最初每月仅有9~10台,2016年9月已超过9000台。该产品可广泛应用于高效电动机、电动汽车、航空、航天、航海、家电以及军事等领域,提高电动机的能效水平,降低能源损耗,实现可持续发展。目前,该产品已经为国内外100余家客商提供了铸铜转子及铜合金压铸件产品。
  应该说,云铜多项科技创新项目的辉煌成绩,是云铜集团对科技创新的注重、坚持和努力的结果,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云铜人能够在国家政策的支持和相关部门的帮助下,抓住市场和行业机遇顺势而为,才使云铜多项技术跻身世界一流行列。
  责任——世代相传
  云铜人秉持坚忍不拔的“拓荒牛精神”。
  2015年,云铜集团编制和发布了年度《社会责任报告》,在云南省引起了很大社会反响,许多省内主流媒体给与了极大地关注,进行了正面报道,获得“金蜜蜂优秀企业社会责任报告·首发报告奖”。
  对于云铜而言,责任是云铜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建设中国最具成长性和竞争力一流铜业公司愿景,以及秉持“传青铜文明,建幸福云铜”使命的基础。20年来,云铜集团坚持党的领导,自觉地承担着国有企业的政治责任、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面对复杂、严峻的市场环境,始终坚持诚信、合规运营,用其开阔的胸襟、长远的发展理念深化改革,努力实现企业与社会、环境、员工的和谐发展。
  云铜一直秉承绿色发展的理念,高度重视环保工作。在矿山开发中高度重视生物多样性保护,大力推进绿色矿山工厂的建设;从矿产资源高效利用角度出发,持续开展选矿、采矿等方面的技术攻关和研究,使矿山“三率”指标持续向好;积极突破铜冶炼清洁生产技术瓶颈,实现了多种伴生元素回收,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目前,云铜集团共有8座矿山获得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的称号。
  记者犹记得走进冶炼加工总厂时的情景,如果用“花园工厂”来形容绝不为过。路边郁郁葱葱的绿植,高高大大的雪松树,甚至有些果树还开着小花;仰头看高高的烟囱,竟看不出工厂在生产;而仅仅离工厂不到一公里外,围满了早已建造成熟的住宅区和生活区;再细闻原本应该属于冶炼厂的硫酸味,好像早已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云铜集团科技部副主任徐翔告诉记者:“这些年总厂环保改善极大,看看厂区里的雪松树长势这么好,它们就是环保的见证者,看起来高高大大的雪松树其实最脆弱,只要工厂烟子稍微飘一点,它们的叶子马上就黄了。”他还介绍,这几年云铜对环保大力投入,没有一个领导会对环保项目说一个“不”字,仅总厂一家每年在环保方面的投入就有几千万。
  建“幸福云铜”愿景的根基是“以人为本”,云铜在追求企业经营发展的同时始终把员工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坚定不移地维护员工的权益,为企业员工提供了通畅的职业发展通道和良好的生活工作环境。与此同时,云铜似乎把企业文化这个“软实力”贯穿给了每一个员工,让陪伴云铜一路走来的云铜人形成了一种共识:“企业若想可持续发展,一定要肯承担责任。”而这个责任不仅仅在于企业,还在于人。
  在金沙矿业公司,记者见到了一对父女俩,父亲叫孙有兴,51岁,是滥泥坪矿十七片区生产一线的员工;女儿叫孙涛,在滥泥坪矿党政办公室工作8年了。孙有兴20多岁就开始在公司井下工作,至今30年了,没换过地方,也没说过井下有多累。只要一到矿上一个月都下不了山,常常见不着太阳,常年阴湿着衣袖,嘴里说着矿山苦,却还执意要让女儿来矿里工作。
  孙涛回忆,小时候第一次来矿上看爸爸,就留下了一句话:“这辈子永远也不要来第二次。”但她还是来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无数次。她说:“矿山是父亲的根,是养育我们成长的地方,因为父亲在这,我也要在这。”
  我问她:“矿上艰苦吗?”
  她笑笑,说:“现在这个季节,要穿四条裤子,一个星期不能洗澡,但我们和矿工们比要好太多了。”
  “那为什么还在矿里工作?”
  “可能是矿工精神的传承和延续吧。”
  这就是云铜人口中的“拓荒牛精神”吧,坚忍不拔,不离不弃。
  在金沙记者还见到了一位“矿三代”刘星,从爷爷开始就在矿里工作,再到父亲,再到他。他说第一次下矿曾被矿里的爆炸声吓得缩成一团。他还说矿上有个传统,是“传帮带”,新来的员工一定会有老员工带着。
  冶炼加工总厂铁路站的丁海明是“铜二代”,他说,冶炼厂有一份传承,是包容,是热爱,是敬业,是炼铜、炼人、炼水平;还有易门铜业政工部的田晓芳,她说,易铜的命运与他们连在一起,共担风雨、荣辱与共,这是易铜文化的传承;还有楚雄滇中的……
  云铜集团总经理武建强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云铜人对企业的热爱和忠诚是不可想象的,是超出其他企业的,尤其体现在铜二代、矿二代、铜三代、矿三代身上,这是一种历史的传承,责任的传承。”
  未来——扬帆起航
  云铜这几年,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看着今年的财务报表,武建强略显欣慰。2016年云铜铜金银等主产品产量完成较好,企业创利大幅上扬,好似云铜人为集团成立20周年送出的一份大礼。云铜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就在3年前,还亏损十几亿元的企业,就这样打出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2013年,是云铜集团最为艰难的时期,受经济下行、市场价格一落千丈的影响,云铜长期以来累积的成本问题、资源问题以及前期大规模扩张为导向所带来的弊端逐渐显现。同时,更为严重的在于经营管理粗放、风险防控不佳、新建项目推进缓慢等问题制约了云铜的后续发展。
  面对外部和内部的双重压力,刚刚走马上任不久的云铜集团总经理武建强认识到,云铜集团的传统经营模式和管理模式必须要改变,且迫在眉睫。
  2013年以来,云铜集团抓住中铝公司“优先发展铜”的战略部署,加减乘除提质量、精准管理增效益,一场以“深化改革、快速发展、扭亏为盈、本质脱困”为主题,以效益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以改革为动力,运营转型为抓手的“攻坚战”拉开了帷幕。
  企业内部,从顶层设计入手,编制《云铜集团2014—2020年发展规划》,进一步明确集团的发展方向和目标;全面推进精益管理,强化专业管控,使企业运营管控从粗放型、经验化、低效率、低质量模式逐渐向精益型、科学化、高效率、高质量模式转变;多举措扭亏为盈,深入推进运营转型、提升降本增效能力、狠抓风险防控,使企业重大持续改进项目收效明显。
  针对外部,实施资源战略,坚持“立足云南、进军西部、走向海外、锁定区域、重点突破、以点带面”的工作思路,加大资源获取力度;推进重点项目建设,使普朗铜矿等项目加速建设;加强营销水平,提升市场研判能力、运作时机把握能力和经营业绩。
  谁也想不到仅仅3年,一系列改革措施推动下,云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实现了运行质量大幅提升,生产成本和相关费用大幅降低,风险管控能力大大增强,盈利能力不断加强。在年均铜价创新低情况下,2016年盈利却达到2015年的6倍。
  云铜的变化,有目共睹。
  “云铜已经到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并且现在已经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武建强自信满满地说。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意见中明确提出,国有企业改革的总目标是“做强做优做大”。今年7月,在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
  近几年,作为云铜集团上级单位的中铝公司,加快实施国际化多金属矿业公司战略转型,不断发展铜业务。出台了铜板块结构调整规划等文件,进一步明确了铜板块的重要性和发展定位,将优先并重点发展铜业板块。在中铝公司的支持下,云铜借助中铝在铜加工方面的实力,不断提升自身优势,在完善产业链、增强产品附加值等方面均得到了全面发展,同时,国际竞争力也得到了极大地提升,加快了云铜“走出去”的步伐,为云铜打造中国一流铜企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今年4月,中国铜业总部落户云南,这是云南省与中国铝业公司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中的重要一项。随着中国铜业总部入驻这一战略“大手笔”的挥出,依托中国铝业公司强大的品牌效应和中铜雄厚的经济实力,以及云南省丰富的资源保障,作为中铝和中铜旗下最大的铜业集团公司,云铜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期。
  在业内人看来,云南省与中铝的全面深化合作,以及中铜落户云南,这三股强大的力量融汇着资金、资源、实力,交汇于云铜,将为云铜带了不可小觑的影响,使长期制约云铜“做优做强做大”的瓶颈迎刃而解,为将云铜打造成为国内一流最具影响力、竞争力的铜业公司创造了重要条件。
  据了解,云铜集团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已拥有11座中大型铜矿山,保有铜资源储量达900多万吨,同时已在云南、四川、内蒙古、青海、西藏、广东等省区设立公司,并参与资源开发。其中,内蒙古赤峰和福建宁德的项目正在有条不紊的建设中,未来,这两个项目的新增产能将使云铜的冶炼能力翻上一番,矿山冶炼速度增长50%。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云铜还有多项筹划项目正在大力推进中。
  云铜集团要实现‘做强做优做大’,必须要战略转型,武建强说,“战略转型就是国际化,向海外发展,这是实现云铜‘做强做优做大’的根本途径。企业要具有国际化竞争力,就必须‘走出去’。”
  2009年,云铜集团与中色集团合作建设的赞比亚谦比希铜冶炼厂开启了云铜集团“走出去”的大门。该项目是我国在境外建成的第一座有色金属矿山,也是我国第一个非洲经济贸易合作区——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的重大项目。
  与此同时,中铜在秘鲁的特罗莫克铜矿项目1000多万吨铜矿资源储量也将为云铜“走出去”的战略目标和后续发展提供坚实的资源保障、管理经验和人才培养基地。正在建设的刚果(金)资源开发项目等也将成为云铜的一张张靓丽名片。
  2016年,云铜集团成立20周年。对云铜集团而言,20岁行加冠礼,昭示着已到成年之龄;而追溯起下属各企业的源头,云铜承载着中国铜业的沧桑历史,书写着中国大型国企愈战愈勇的精神和始终不渝的追求。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20年,经历了无数风雨磨砺后的云铜,依然昂首挺胸、精神抖擞。今天的云铜,正用她鲜活的“云铜魂”铸就中国未来铜工业的坚实脊梁;今天的云铜,正载着云铜人多少年来的“云铜梦”扬帆起航。

来源: 中国有色金属报 

-有色金属行业-
第一届亚洲铝合金会议|中国有色金属在线|中国有色设备信息网|中国钨业协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中国钨业协会|中国有色金属学报中国钨业协会|
-有色金属行业-
国资委|国家发改委|科技部
-其他链接-
中国稀土学报|国家发改委|科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