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国内新闻

如何看待此轮有色金属价格上涨?

发布时间:2016-05-05

今年以来有色金属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涨,最主要因素还是前期价格下降过多,普遍跌破中位成本,所以存在向上修复的客观要求。另一方面,有色金属价格上涨中也不乏投机资本的乘机炒作,致使价格上涨过快、过多,产生中国经济不利影响。为此需要加强市场运行监管,重点抑制投机泡沫。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于有色金属和大宗商品市场的全面打压,甚至因此收紧中国货币政策,损害经济增长的首要调控目标。                                   

一、此轮价格上涨属于会理回归
  今年以来,全国有色金属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市场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4月,全国大宗商品价格指数(CCPI)中,有色类比今年初上涨8.1%。进入5月份后,全国有色金属价格继续高位运行。重要有色金属品种中,今年5月初与去年3季度低点相比,国内期货铜主力合约价格大约上涨15%,镍价格大约上涨16%;铝价格则上涨30%左右。国内钨精矿价格从去 年12 月底开始反弹,现今价格涨幅也接近3成。 其它有色金属及冶炼原料价格也都有程度不同上涨。预计今年全国主要有色金属平均价格高出上年水平的概率越来愈大,因此维持去年12月的预测观点不变。
  虽然此轮有色金属价格涨势有些猛烈,但总体来看,仍然属于合理回归。其依据主要有二:
  一是价位超低反弹。推动此轮有色金属价格上涨的最主要因素,在于前期价格下降过多,普遍跌破其中位成本,致使相关企业盈利急剧缩水,甚至出现严重亏损。据统计,2015年全国有色金属工业实现利润下降15%。其中矿山企业利润下降25%,冶炼企业利润下降35%。在这种情况下,相关企业只能削减投资和产量,从而促成供求关系改善,并且引发投机资本低价位下风险偏好改变。今年1季度,全国10种有色金属产量1206万吨,同比下降0.4%,比去年同期增速回落8.1个百分点。其中电解铝产量下降2%,增速回落9.4%;铜产量增长8.5%,回落5.9个百分点;锌产量下降1%,回落15.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全球一些高成本矿山和能源企业也因为价格暴跌亏损严重,陆续退出市场,相关产能投资迅速下降,最终产生销售价格向上的修复要求。毕竟上述商品销售价格不能长期低于成本,不能总卖“白菜价”。由此可见,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要求有色金属价格向其合理水平回归。
  二是仍然属于历史相对低位。虽然今年以来有色金属价格涨幅较大,但比去同期依然下降。市场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季度国内市场铜价同比下降14.7%,铝价下降14.5%,锌价下降16.2%。与前些年的历史最高点相比,更是已经或者近乎腰斩。因此也不能得出价格上涨过多结论。
  二、价格过快、过多上涨不利中国经济
  值得警惕的是,虽然此轮有色金属价格上涨,就其主要推动力量的性质而言,属于合理回归,是市场经济价值规律的客观要求,但其中仍然不乏投机资本的推波助澜。如果任其搅起太多泡沫,致使有色金属价格上涨过快、过多,则会产生中国经济不利影响:
  一是抑制中国外贸顺差红利。一段时间以来,国际市场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由此节约中国大量进口费用,产生中国很大外贸顺差红利。这是中国外贸出口大幅减速但外贸依然保持顺差的重要因素。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有色金属进口国家,今年1季度全国有色金属进口继续强劲增长。其中铜及铜材进口量143万吨,同比增长30.1%;氧化铝进口124万吨,增长32.9%;铜矿砂及精矿进口量400万吨,增长34%。上述商品进口金额约为122亿美元,按照平均价格下降15%测算,节约进口费用将近20亿美元。如果目前及今后国际市场有色金属价格因为投机炒作而上涨过快、过多,将使得这类红利显著减少,削弱中国外汇储备和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
  二是加大国内物价成本推动。中国还是全球有色金属的最大消费国家,各类有色金属构成中国重要原材料成本。有色金属价格的过快和更多上涨,将使得投资品和工农业生产原材料费用扬升,直接或间接提高各类成本,从而产生中国物价水平的向上推动。
  三是冲击供给侧结构改革。 现阶段全国有色金属过剩产能依然庞大。随着其销售价格重回中位成本线之上,企业盈利水平的迅速提高,相关企业也一定要积极增产与复产,各类投资亦会卷土重来,这是什么力量也阻挡不住的。有关资料,目前仅电解铝行业,近期就有大约70万吨产能具备随时投产条件。有色金属过剩产能的迅速释放和产能投资增加,势必冲击相关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改革。
  四是产生未来市场风险。有色金属价格上涨过快、涨幅过大,超出实体经济供求关系所决定的合理价位过多,即孕育着未来市场行情的极大波动。可以说,现今价格涨幅越大,盈利状况越是好转, 企业工率越高,今后市场遭遇的回调压力也就越大。并且这种商品风险,会通过多种渠道外溢,转化了投资风险、金融风险、供应过剩风险、市场信心风险等多个方面。
  五是压缩宏观调控施展空间。因为上述多个方面的市场风险及负面冲击,尤其所引发的物价成本输入性因素转入上升通道,其后顾之忧,就有可能压缩中国宏观调控的施展空间,包括能否继续降准、降息?能否加大投资力度、能否继续降税等,都还需要继续观察。
  既然当前及今后有色金属价格,因为投机旺盛而过快、过多上涨,不利于中国经济,那么就需要我们在坚持经济稳增长的同时,强化有色金属市场运行监管,尤其是要抑制其中的投机炒作泡沫,防范其过快、过多地偏离合理水平。现在国内监管部门已经出手,相关商品期货交易所相继出台监管和降温措施,如提高交易手续费、增加保证金、打击高频交易等,这些都是十分必要的。当然,加强管理只能针对投机泡沫,并不意味着对于有色金属市场和企业的全面打压,甚至因此收紧中国货币政策。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因噎废食,把“孩子与脏水一起泼出去”,最终损害经济稳增长首位目标。(中国有色金属报)


-有色金属行业-
第一届亚洲铝合金会议|中国有色金属在线|中国有色设备信息网|中国钨业协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中国钨业协会|中国有色金属学报中国钨业协会|
-有色金属行业-
国资委|国家发改委|科技部
-其他链接-
中国稀土学报|国家发改委|科技部